财富人生三境界

  在现实生活中,面对已经到来的财富,如何处置,如何享受,其实是一个十分值得人们深思的问题。听着“富不过三代”的古训,看着每年“富豪榜”上不停变换的各类风云人物,我们发现,如同现实社会中,人们对于自己生活的看法各有不同一样,人们面对已经到来的财富也表情各异。

  金钱(包括所有的物质财富)作为人们生存和发展的物质条件,是不可或缺的,从某种意义上说,许多人的一生就是一个追逐财富与享受财富的过程。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那部电视剧《编辑部的故事》中余德利的那句名言——所谓“金钱不是万能的,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”之所以能够流传下来,也许正是因为其说到了点儿上。

  常言说,“富不过三代”,从这一视角看,财富金钱与人生命运的关系,可以划分为下中上三等境界。下等境界是,一个人经年累月、勤苦工作,有一段时间,在某种因缘际会出现时,成捆成捆的钞票从天而降,掉到了他面前,于是他成为了暴发户。他虽然日思暮想急着发大财,但他对这突然得到的金钱并没有心理准备,抑或说他并不明白他发大财的真实原因。这等人,既然不知钱从何而来,不知钱为何掉到自己面前,因此,如果要他守住这笔钱,要他驴打滚、滚雪球,要他拿钱赚钱、保值增殖,恐怕也是异想天开、驱鱼上树。这等人的可预料的命运,恐怕大多数是很快就把那“偶然”得来的金钱给弄丢,重归贫困。对他来说,富不过三年甚至三个月大概更为正常。中等境界是,这个人深谙赚钱之道,懂得经营财富,更可贵的是,他有长远的眼光和深厚的功底,他懂得如何把他悟得的真实有效的生财理财的功夫,通过恰当的言传身教传递给他的下一代,使下一代成为他合格的接棒续跑者。上等境界是,这等人生于富贵之家,他既有幸继承了前辈一大笔物质财富,他也继承了一大笔宝贵的可持之久远的精神财富,而且他也有继续创造财富的意愿和素质。这等人或者说这等财富品格必然会打破“富不过三代”的一般规律,富贵不可限量,别说三代,六代甚至十二代也不在话下。

  上世纪的90年代初,四川省乐山市有一家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,并且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发了股票,因此厂里职工大多都经历了一场金钱美梦,老张头就是其中一位。改制发股初期,厂里人大多都不理解,都不肯买职工内部原始流通股,厂里想了很多办法,做了好多思想政治工作并给补贴一部分钱,才算完成任务,如果加上最后的分红,其实个人基本上没有掏多少钱。老张头也稀里糊涂认购了三万股,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股票上市开盘11元,他一下子赚了30多万元。老张头的夫人也是本厂职工,当然也有认购任务,他俩加在一起共赚了60多万元。有意思的是,夫妻俩不相信账上的60多万元是真的钞票,就从证券营业部将现金提了出来,晚上枕着大包钱睡了一觉,醒来才相信这不是梦,才相信钱是线岁,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钞票,他抑制不住激烈跳动的心脏,来到厂长办公室,不由分说,“扑通”双腿跪在了厂长面前,老泪纵横地说道:“厂长,我们给您磕头了,您真是我们的恩人啦,我们做梦都没想到,这辈子会赚那么多钱啊。”跟老张头同来感谢厂长的其他工人也争着向厂长表白:“厂长,我们每个月工资只有三四百元,如果没有股票上市,我们一辈子做到退休,也没那么多钱啊。厂长,这是你的功劳,乐山市发股票的有许多企业,但上市还就我们行,这完全是您的功劳,如果我们不上市,就不可能赚那么多钱。”

  这家公司的职工都发了,就不安心挣那每月三四百元工资的工作了,几乎都成了证券公司的职业股民,厂里的活就雇佣老少边穷地区的廉价劳动者来干。然而,好景不长,不久,企业效益滑坡,只得进行资产重组。老张头呢,在炒股中把以前仿佛从天而降的大钱包又退赔给了股市。他发的财本来就来自股票二级市场,再赔回去,也算物归原主。上帝不愧是公平的家伙。

  古今中外,暴发户从不罕见,但暴发户的命运,一般来说都是很快失去曾经占有的金钱,因为,不论他们曾经占有多少金钱,手里多么富裕,他们的脑袋总是空空如也,处于贫穷状态,既不知金钱因何而来,更不知金钱因何而去。这些暴发户,短的富不过仨月,长的,富不过三年。

  李嘉诚显然不是那种一不小心一下子就猛赚几十万元的暴发户,他是华商首富,是商界翘楚,经商大家,他经营的资产上千亿,富可敌国。他在谈经营发展之道时,曾提出“稳健经营、永续发展”的商业理念,综观他的商业奋斗史,可以说基本上也是这样做的。更难能可贵的是他对财富保持着一颗平常心,这从他对下一代的言传身教上即可看出来。在外出做商务旅行时,他不允许孩子和他一样坐头等仓,他教育孩子安心坐经济仓,并通过这样的小事,教育孩子树立对金钱、对人生的正确的观念,教育孩子,父辈只能给孩子基本的物质保障,未成年人不要依赖长辈享受过高的物质消费。次子李泽锴在美国读书时,李嘉诚只提供基本的学费和生活费,和少量的零花钱,所以李泽锴在美国也勤工俭学,课余时间去饭店打小时工。李嘉诚可谓既经商有道,又教子有方,甚至可以说,李泽锴一代在商业上的初步成功,与乃父对他们的成功教育是有关键的关系的。笔者一直认为,这正是一代商界大家李嘉诚不同于芸芸商人的地方。最近《财富》亚洲版杂志选出新一期亚洲最具权力商人排行榜,李嘉诚赫然在榜,这不是偶然的。李嘉诚不是富人的后代,然而以他的远见卓识,以他对子辈的精心栽培来看,他必然是富人的祖先。

  李嘉称尚没有富及三代,我们且暂不说他,下面说一个富及且愈三代的家族,即河南省巩义市康家。位于巩义市区西北、洛水之滨的康百万庄园,是一群规模宏大的明清建筑,清砖灰瓦,气势恢弘,从邙岭看恰似“金龟探水”,从洛河望则如“金莲拱秀”,其主人康氏家族从明末开始,旺盛12代400多年。那么,康家长旺长盛的原因何在呢?当地坊间传说,这是由于康家选宅风水好的缘故。把康家旺盛归因于风水,未免失于肤浅笼统,若深入探究你会看到,康家之旺盛在于其代代相传、辈辈相承的精深博大的文化底蕴和精神张力。走进康百万庄园,在过厅屋檐下悬挂着一个古朴别致的匾额,既像一本打开的书卷,又像一面迎风招展的旗帜,这正是康家代代相传的家训。上面写道:

  “留耕道人《四留铭》云:‘留有余不尽之巧以还造化,留有余不尽之禄以还朝廷,留有余不尽之财以还百姓,留有余不尽之福以还子孙’。盖造物忌盈,事太尽,未有不贻后悔者。高景逸所云:‘临事让人一步,自有余地;临财放宽一分,自有余味。’推之,凡是皆然。坦园老伯以‘留余’二字,颜其堂,盖取留耕道人之铭,以示其子孙者。”

  其大意是说,不要把技巧使尽,以还给大自然,不要把俸禄用尽,以还给朝廷,不要把财物占尽,以与百姓分享,不要把富贵享尽,以留给后代子孙。老天爷反对忌讳贪得无厌、做事太过分,因为不知足、太过分了,没有不留下悔恨的。高景逸所说:遇事只有让人一步,自然就有回旋的余地,办事只要放宽一分,自然就有其中的乐趣。即使放之四海而言,许多事都是这样。

  在康百万庄园,还有山东省日照市文管所送来的民间保存的“三大活财神”木版画,画面是“康百万、沈万三、阮子兰”。苏杭民间也有“河南康百万,金银堆如山”的民谣。关于康家的富贵,巩义民间有许多传说,如“马跑千里不吃别家草,人行千里尽是康家田”、“头枕泾阳、西安,脚踏临沂、济南”。康氏之家族文化和经营理念深深地影响了当地人,目前,巩义的工商业经济在河南省县级市中遥遥领先,巩义有“中原第一县”之誉。

  康氏发家的密码就在康氏家训中,今日读之,对我们创造财富、经营人生仍有积极意义。